秋那么近,影子那么轻

吴苏哲:

白天,转目之间,那颗银杏树的叶子已略见枯黄;傍晚,浸透纱窗,它印在那暗蓝色的天幕里。它的影子在天空下浮出暗黑的轮廓,而秋天却一点点渗入,就像川端笔下的那潭忧郁、纯清、宁静的湖,环绕的岸,雨后的微风轻拨,似温柔的手指,疏理着所有的凌乱与无知。


秋日里的影子是明晰的。台灯的细微光点播撒在脸上,而另一边的镜子里,却反射着一张苍白的脸庞。唯独微凉如水般的秋,它转瞬而逝的把自己埋葬,却把金黄的果子挂满枝头。秋的影子与树的影子重合,它们都是那么的实在,那么的沉着,那么的孤零。


生命的影子到底有多重?当抛出这个疑问之前,川端,已经在一个樱花烂漫的季节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当抛出这个疑问之后,人的影子被戏剧般的定格在一面镜子里。我触摸不到我的肉身,它只是一个虚像;我估量不出它的重量,就像我找不到通往天堂或者地域的钥匙。人,从来就是这样,我们在生命的闲谈与无聊中湮没了自己的真身,腐化着思维,却企图透过思考来救赎心灵,指望着依托时间来洗刷困扰,而从来不用平和与宽阔的行为来回馈世界;季节可以消磨自己而把果实留给世人用以充饥或消渴,人却从没有勇气来舍弃或者承受这些。这也许就是生命的一个核心,季节可以透过轮回来向人们传达信息,而人却很难向另一个生命传达这种信息,从而我们在一次次的思考、消磨、困扰和不安里腐败了自己。单留下一具空洞的虚像,堕入时间天平的一端,称不出重量。别忘了,在时间的面前,我们永远只是它的一抹残灰。


静静的夜晚,那棵银杏渐渐被秋夜吞食,它的影子不再有暗黑的边际。可是我知道它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踏实从容,稳健挺拔。再过不了多少日子,它的叶子将归于泥土,果子将挂满树头,这是秋的造化。一棵树,可以不用思考就无畏的献出真身,结出正果,因为季节向它传达了生命的信息,百年之后树可以大声宣称:我活着,并且年轻!


一个人,或者说一个虚像是做不到这些的。在私欲与诱惑的海里,人在拼命挣扎,一些身败名裂留下千古骂名,一些不择手段以求名垂青史。可不论哪些都逃不出季节的戏,游离不开时间的网。直待魂飞魄散之日,身披黄土之时,痛走九泉之下,才会翻然醒悟,原来,人还不如一株树的崇高。自己为时间留下的那些不过是镜花水月,如影子一般的轻渺,比不过一粒白果的重量。


                                                                    W,记于2009-11-07

                                                          2013-10-19  由QQ空间转入Lofter

评论
热度 ( 66 )
  1. 雨辰共舞红泥老火炉 转载了此文字
  2. zimo红泥老火炉 转载了此文字
  3. weifeihong红泥老火炉 转载了此文字
  4. 乐@途中红泥老火炉 转载了此文字
  5. 10红泥老火炉 转载了此文字
  6. 安佐法律汇师网-Una红泥老火炉 转载了此文字
  7. 「巴黎的angel dream」红泥老火炉 转载了此文字
  8. 晓沫红泥老火炉 转载了此文字
  9. zimo红泥老火炉 转载了此文字
  10. 沧海笑红泥老火炉 转载了此文字
  11. 快客红泥老火炉 转载了此文字
  12. 龙清风红泥老火炉 转载了此文字
    那么近
  13. 皆非非红泥老火炉 转载了此文字
  14. 抹茶的一天红泥老火炉 转载了此文字
  15. 紫藤红泥老火炉 转载了此文字
  16. 豪一点红泥老火炉 转载了此文字
  17. :::.柒红泥老火炉 转载了此文字

© weifeihong | Powered by LOFTER